KKR溢价1倍收购雷士中国:PE雪中送炭,吴长江等待判决
2019-08-13 14:26

KKR溢价1倍收购雷士中国:PE雪中送炭,吴长江等待判决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投中网(ID:China-Venture),作者:陶辉东,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


8月11日,KKR宣布与雷士照明达成协议,收购雷士照明中国业务(雷士中国)。消息一出,雷士照明股价大涨57%。另一家带上ST帽子的A股上市公司德豪,也应声涨停。


雷士照明是中国照明行业的龙头老大,2018年销售收入达49亿元,已经在港交所上市。KKR收购雷士中国后,将寻求在A股上市,预期的IRR不低于18%,否则寻求其他退出方式。


溢价100%KKR斥资46亿元现金


KKR此次收购的雷士中国,即中国区的雷士品牌照明业务,是雷士照明的核心业务。2018年雷士照明超过七成的销售收入来自中国市场,当中雷士品牌占比超过90%。根据披露的财务资料,雷士中国2018年末净资产规模24亿元,占雷士照明净资产的71%。雷士照明2018年净利润3.6亿元,2017年净利润3.9亿元。


交易完成后,港股上市公司雷士照明仍将保留三大业务:


  • 中国保留业务。以雷士品牌在中国生产销售非照明类产品,包括家居建材、电脑设备等;


  • 中国ODM业务。为第三方品牌在中国生产销售产品,包括照明类产品在内;


  • 国际业务。雷士照明在海外的所有业务,包括生产销售雷士/非雷士品牌产品,照明/非照明类产品。


KKR开出的价码是雷士照明很难拒绝的。


在交易公布前,雷士照明的股价仅为0.7港元左右,总市值仅约30亿港元。也就是说,KKR对雷士照明中国业务的估值,接近雷士照明总市值的两倍。


此次交易的形式是,KKR将与雷士照明成立合资公司,KKR持有合资公司70%的股份,雷士照明持有剩下的30%。该合资公司将作为收购雷士中国的主体。雷士照明将在交易中获得46亿元的现金,合资公司30%的股份,则作价约9.5亿元。


雷士照明还宣布了发放特别股息的计划。在收到46亿元现金后,将把其中的70%作为股息发给股东,除去各种费用后,每一股可获得股息0.9港元,这已经超过了之前的股价0.7港元。因此交易公布后雷士照明股价应声大涨,8月12日收盘涨幅达57%。


KKR基金四年后到期,将寻求A股上市


KKR此次收购溢价100%,而实现收益的方式可能将是A股上市。


据了解,本次收购雷士中国的是KKR旗下旗舰亚洲三期基金。


KKR亚洲三期基金募集于2017年4月,将于2023年到期。其总规模达90亿美元,截至2019年6月底已经投资30亿美元。


这意味着,此次收购雷士中国,将动用KKR亚洲三期基金超过10%的资金。


KKR收购雷士中国之后,或将寻求让其在A股上市。本次收购条款约定,在四年之内雷士照明提出回归A股方案,如果KKR的内部投资收益率达到18%,KKR应批准雷士回归A股的方案,各方应予以配合。


如果48个月内未能完成A股上市,雷士中国将寻求在其他市场IPO,KKR也可能寻求其他退出方式,包括但不限于整体出售。


KKR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总裁杨文钧表示:“中国照明市场在过去20年间经历了迅猛增长,并随着技术的进步及新一代产品的推出而不断发展。雷士中国是照明行业的领导者,拥有广泛的经销网络、知名的品牌影响力和强大的产品设计能力。我们十分期待与雷士中国卓越的管理团队联手协作,支持他们的长期发展规划,为中国照明产业的整体持续发展做出贡献,同时KKR也将借此进一步深耕于中国市场。”


附带效应:拯救A股上市公司德豪


将雷士中国拆分,实际上是雷士照明长久以来的打算。雷士照明现在的第一大股东德豪,是一家A股上市的小家电企业,持有雷士照明24%的股份。德豪实际控制人王冬雷,也出任雷士照明董事长。雷士中国最早的目标买方,其实是德豪。


早在2018年1月26日,德豪就宣布决定启动对某LED照明制造资产的并购,称已与对手方签订了收购意向协议。该年3月15日,德豪公告收购标的为雷士照明的中国业务。6月30日,德豪,明确收购对象为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(雷士中国业务的主要主体公司),预计作价40亿元。


但这笔收购迁延了一年多始终未能完成,从而给了KKR出手的机会。到2019年5月16日,雷士照明宣布对中国区业务进行战略评估,并与潜在投资者进行磋商,以出售大部分中国区业务。3个月之后KKR就达成了交易,可说是雷厉风行。
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KKR的“横刀夺爱”,对德豪而言亦是利好。并购告吹的德豪,周一开盘后一度涨停,股价过去两日已经累计上涨超过了11%。目前的德豪内外交困,KKR的出手很可能是一根关键的救命稻草。


德豪正深陷亏损泥潭。2017年、2018年,德豪分别亏损了9.71亿元、5.81亿元。2019年第一季度,又亏损了7975万元。因为连续亏损,德豪已经带上了ST的帽子。如果2019年的年报仍不能扭亏为盈,德豪将直接退市。


KKR给雷士中国的总估值为55.59亿元,明显高于德豪此前开出的40亿元的价码。德豪作为雷士照明的大股东,仅特别股息一项,就能够入账8亿元现金。这对德豪来说不啻为雪中送炭的救命钱。


吴长江:等待命运判决


一个令人唏嘘的巧合是,在雷士照明将中国业务打包出售之时,其创始人吴长江却正在等待对其命运的判决。7月25、26日,吴长江挪用资金、职务侵占一案在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公开开庭,将择日宣判。在2016年的一审判决中,吴长江被判刑14年,2018年二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。因此这一宣判将决定吴长江的自由。


当然,这两件事已经没有关联。早在2014年,吴长江就被被惠州警方刑拘,迄今已经失去自由5年。他持有的1.3亿德豪股票,于2017在闲鱼上拍卖,价格是7.8亿元。


吴长江大起大落的人生,剧情堪比香港电影。他一手打造的雷士照明是中国照明行业的龙头老大,2010年吴长江曾以29亿元身家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390位。而在创业过程中,吴长江却与每一批股东都爆发战争,终于在最后一次“战争”中落败,不仅被赶出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,还身陷囹圄。


早在2005年,吴长江与一同创业了7年的两位合伙人、老同学闹翻,差点被赶出公司。但在发动全国经销商“逼宫”之后,吴长江夺回了公司,代价是雷士照明出巨资回购股份。为了筹钱,雷士照明进行了一轮私募融资。PE机构赛富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投资雷士照明的。


2012年,吴长江与投资者赛富和施耐德爆发冲突。赛富和施耐德掌握董事会,驱逐了吴长江。而吴长江又利用老办法,发动经销商抵制。吴长江和赛富合伙人阎焱斗的天昏地暗,斯文扫地,从生意上升到了人身层面的互相憎恶。


吴长江说阎焱:“你看他50多岁了,他真的可以说话不算数的,而且当面撒谎。”


阎焱则评价吴长江:“他是一个具有人格两重性的人,是一个非常不可理喻的人。人性中的恶在他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。”


跟阎焱斗的过程中,吴长江引入了德豪,并在德豪董事长王冬雷的力挺下重回公司。而好景不长,到了2014年吴长江与王冬雷又一次闹翻。王冬雷称吴长江是“大恶之人”。吴长江则说王冬雷“是一个粗人,我瞧不起他,下三滥的手段都能使出来。”这一次吴长江输光了一切。


一遍遍的争斗,给吴长江贴上了浓重的“草莽”标签,让他获得了“枭雄”之名。在他与赛富的争斗中,所谓的资本,也就是PE,被前所未有的置于聚光灯下,并且在舆论中的形象也好坏掺半,被很多人看作老谋深算的掠夺者。多年之后,阎焱被媒体问到投的最后悔的一个案子,“雷士”两个字脱口而出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投中网(ID:China-Venture),作者:陶辉东,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@huxiu.com

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,都在虎嗅APP

赞赏
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

支持一下 ??修改

确定

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...

回顶部
收藏
评论1
点赞6